商务部原副部长详解海南自贸港:与香港、新加坡互补大于竞争


事实上,在此前的自贸试验区中,中国遇到了诸如此类的林林总总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上,海南自贸港不绕道、不回避,大胆闯、大胆试,这也是打造更高水平开放高地的必然要求,而敢啃硬骨头、敢涉深水区的这一方案更是向全球宣示了中国坚定不移深化改革开放的决心。


实施所得税优惠是各国自由港都会采取的一项普遍做法。需要注意的是,海南15%的所得税税率不仅低于国内25%的水平,而且还要低于新加坡、英国伦敦、美国纽约等多数自由港,这在全球自由港中也是很有竞争力的一个...


6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下称《方案》),这不但是海南自贸港的顶层设计,也描绘了中国新一轮高水平开放的蓝图。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指出,在全球化遭遇前所未有的逆风与回头浪之际,中国公布了这份开放力度空前的方案,开放范围之大、幅度之广、标准之高前所未有,与全球最先进的自由港相比也毫不逊色,这宣示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的决心,也提振了全球化的信心。


他认为,海南自贸港将加速产业链在亚太地区的集聚;区别于新加坡与香港,海南在产业上做了差异化定位,其与前者互补大于竞争,因而海南自贸港不会冲击新加坡、香港的地位,反而为后者提供了更多机遇。


海南将按照零关税、低税率、简税制的原则建立新的税收制度。魏建国指出,“零关税”将极大地促进海南制造业的发展,而岛内免税购买进境商品,提高离岛免税购物额度至10万元,将刺激岛内旅游消费业的爆发,海南有望在5-10年内或成全球最佳“购物天堂”。


海南还公布了极具全球竞争力的税率优惠安排:企业减按15%征收企业所得税,个税按3%-15%三档超额累进税率征收。魏建国认为,横向比较,海南的优惠税率已低于全球多数自由港水平,这将带来大量产业与人才的集聚,并有望成为跨国公司总部的集聚地。


对标最高水平


《21世纪》:当前背景下,海南自贸港公布了一份开放力度空前的方案,这释放了怎样的信号?


魏建国:此次海南自贸港方案大幅超出预期,最大的亮点有两个,其一是公布的时间与背景,其二是开放范围之大、幅度之广、标准之高前所未有。


当前疫情仍在全球蔓延,全球贸易投资极度低迷,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出现断裂,世界经济陷入衰退,市场信心萎靡不振。更重要的是,经济全球化正遭遇更大的逆风与回头浪,不少国家推动产业链本地化回迁,贸易投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横行。在此背景下,信心比黄金还重要,此时中国公布了这样一份方案,不仅宣示了中国扩大开放的决心,也为全球化打下一针“强心剂”,这是一场“及时雨”,大幅提振了全球跨国公司的信心,为陷入寒冬的全球经济带来了一片绿色与生机。


在开放水平上,《方案》对标世界最高水平,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人员、资金乃至数据的跨境流动,税收制度以及法律制度等诸多领域做出了一系列制度安排,而且与全球先进的自由港横向比较,海南的方案毫不逊色。


《21世纪》:和其他自由港相比,海南自贸港有哪些特色?


魏建国:首先,海南全岛建设自贸港,在3.5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上建设自贸港是前所未有的,这远远超过全球其他自由港,如此巨大的体量可以在更多产业上开展尝试,其辐射力、联动性也是其他自由港难以比拟的。


其次,海南自贸港有一个巨大的内地腹地支持,中国拥有14亿人口的超大规模国内市场。疫情过后,中国将打造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背靠内地、面向亚太的海南可能会成为国内外产业链循环的衔接,犹如自行车上的加速器,加快这一地方的开放将推动国内外两个产业链体系的循环提速。


其三,在建设海南自贸港的节奏上,中国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能够快速调动人力、物力、政策等各种资源,汇聚各种生产要素,调动各方积极性,快速推进自贸港的建设。这也正是海南自贸港区的竞争力所在。


《21世纪》:如何看海南自贸港在全球自由港竞争中扮演的角色?


魏建国:海南自贸港是对标国际最高水平建设的有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的海关监管特殊区,其建设会借鉴自由港的先进经验,但海南自贸港的建设并不会对新加坡、香港造成冲击,影响其地位,尤其是在当前,它们是相互借鉴、相互促进的关系,适当的竞争也有利于整个区域开放程度的提升。


全球供应链、产业链、服务链正在“东移”,这是大势所趋,亚太地区是未来产业集聚的重心。海南、新加坡、香港都是这一区域的重要节点,RCEP、粤港澳大湾区、海上丝绸之路等区域合作也非常紧密,海南的开放将提升整个区域的吸引力,集聚更多高端产业与人才。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一区域,它们并非同质化的竞争,海南做了产业的差异化定位,聚焦发展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制造业,而香港、新加坡侧重于金融、航运等领域,彼此互补性大于竞争性。比如,海南的发展将为香港的金融、法律、贸易、投资、时尚设计等行业提供更多市场机会。


从全球看,近年来自由港发展速度并不快,既有的鹿特丹、迪拜、新加坡、香港等都面临着缺少新动力的瓶颈,而海南自贸港将为全球自由港探索注入了新的活力。


“零关税”带动制造业与消费


《21世纪》:海南自贸港将实行以“零关税”为基本特征的制度安排,并且对实施“零关税”的货物,海关免予实施常规监管,对此如何评价?


魏建国:中国自2018年11月起,关税总水平已降至7.5%,中国是WTO制度下的“好学生”,而且在特殊地区、特殊行业进行了自主降税,而零关税是全球自由港的标配,也是其最大特点。


瞄准最高水平,海南自贸港的“零关税”分成两步:一是,全岛封关运作前,对部分进口商品免征进口关税等;二是,全岛封关运作后,对进口征税商品目录以外的全部商品免征进口关税。这是基于“一线放开、二线管牢”的现实考虑,未来中国有望在此进一步打造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的开放格局。


中国还将针对不同商品实行不同的“零关税”管理制度:比如对生产设备,实行“零关税”负面清单管理;对于生产用的原辅料以及营运用交通工具等,实行“零关税”的正面清单管理。这两张“清单”一方面是考虑企业投资、运营便利化的实际需要,另一方面,也是监管制度上的创新:随着科技的进步,在传统的物理封关之外,“电子围网”已成为可能,这为两张“清单”提供了可行性。


《21世纪》:货物从海南进入内地要按进口征收关税,但《方案》称,对鼓励类产业企业生产的不含进口料件或者含进口料件在海南自由贸易港加工增值超过30%的货物,经“二线”进入内地免征进口关税,这对海南的制造业意味着什么?这些鼓励类产业可能包括哪些领域?


魏建国:这无疑将极大地提振海南制造业的发展。对于海南的制造业而言,这意味着双向的开放:在“一线”的原料进口上是“零关税”的优惠,部分商品进入内地免征关税则意味着以“零关税”的待遇获得了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海南面积巨大,具备发展制造业的空间基础,因此中国鼓励在此发展高端制造业。


这些鼓励类行业可能主要分布在高新技术制造业上,比如高端的集成电路制造、高端装备制造、医疗器械、药品的生产等。


《21世纪》:2025年前,海南将对岛内居民消费的进境商品,实行正面清单管理,允许岛内免税购买。同时,放宽离岛免税购物额度至每年每人10万元,扩大免税商品种类。这对海南的商业、旅游购物行业意味着什么?


魏建国:这将大幅降低海南本地的进口商品价格,对岛内居民以及旅游者而言,都是巨大的福利,同时,这也有利于延伸海南旅游产业链,推动消费市场发展。


海南当地居民可以免税购买一部分进口商品,正面清单管理主要是为了确保商品用于自用,这提高了居民的福祉。在离岛免税购物上,海南此前的限额是人民币3万,此次直接提高了3倍多到10万元,这或将刺激海南的免税购物消费出现爆发式增长。


事实上,中国每年都有大量的境外消费,其主要原因是海外购物税费较低,如果在海南就能免税购买,一方面将把大量海外消费留在了中国国土上;另一方面,这将带动海南旅游消费的飞速发展。既让老百姓受惠,又促进了地区与行业发展,堪称“一箭双雕”。


需要注意的是,海南本身就是旅游胜地,眼下全球旅游业正受到疫情的巨大冲击,而提振旅游业光靠免签和免税是不行的,必须进一步延伸旅游业的消费链,结合医疗、养生、度假、文化创意等打造旅游消费产业。所以,方案在提升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发展水平等方面也多有着墨。


通过上述产业链的打造,我预计,如果实施顺利的话,海南会在5~10年内成为全球最佳的“购物天堂”。


集聚企业与人才


《21世纪》:《方案》指出,将对自贸港内的企业减按15%征收企业所得税,如何看自贸港企业所得税的税率优惠对企业的新引力?1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在全球自由港中竞争力如何?


魏建国:实施所得税优惠是各地自由港都会采取的一项普遍做法。需要注意的是,海南15%的所得税税率不仅低于国内25%的水平,而且还要低于新加坡、英国伦敦、美国纽约等多数自由港,这在全球自由港中也是很有竞争力的一个税率。


比如,新加坡对企业统一征收17%的企业所得税;香港企业所得税实行两级累进税率,200万以下利润适用8.25%低税率,200万以上利润适用16.5%税率;迪拜企业所得税只针对外资银行和石油企业,其他不予征收;英国伦敦自贸区企业所得税税率为19%;美国纽约自贸区企业所得税税率21%。我们企业所得税只有15%,几乎是全球是最低的,企业非常看重所得税税率,15%的优惠税率会带来大量企业的聚集。


而且,由于税率较低,香港、新加坡等自由港往往都是总部经济聚集地。目前中国北京、上海等地区也在发展总部经济,但加在一起都抵不上新加坡一家,后者拥有6000多家企业总部,新加坡对企业总部也采取更低的所得税率。


海南也有发展总部经济的潜力和计划,此前也就此派团到香港、新加坡、鹿特丹等地进行了考察,更低的税率有利于大量休闲旅游、医药卫生、文化教育、高技术等跨国公司总部在此集聚。


《方案》也提到,对在海南自贸港设立的旅游业、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企业,其2025年前新增境外直接投资取得的所得,免征企业所得税。对企业符合条件的资本性支出,允许在支出发生当期一次性税前扣除或加速折旧和摊销。这对企业而言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21世纪》:个税方面,自贸港设置了3%-15%三档超额累进的税率,这在全球自由港中的竞争力如何?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如何?

魏建国:海南自贸港个税分作“两步走”:2025年前,对在海南自贸港工作的高端人才和紧缺人才,个人所得税超过15%的部分予以免征。2035年前,对一年内在海南自贸港累计居住满183天的所有个人,按照3%、10%、15%三档超额累进税率征收个人所得税。相比中国内地现行个人所得税实行3%-45%七级超额累进税率,海南个税优惠力度很大。

横向比较看,在全球自由港中,除迪拜无个人所得税之外,个人所得税税率最低的自贸区是香港与新加坡,新加坡实行2%-22%的超额累进税率,香港实行2%-17%的超额累进税率。此外,英国个税实行20%到45%的三级超额累进税率,美国实行七级累进税率,最高边际税率37%。海南自贸港3%-15%三档超额累进税率是很有竞争力的,尤其最高档税率只有15%,除迪拜外,其竞争力可能会排在全球首位。


这对人才的集聚非常关键。更低的个税会吸纳高端人才加快向海南靠拢,同时,吸纳更多紧缺人才到海南来发展。


此次方案在出入境免签、人才停居留等政策上也做了一系列制度安排,包括对外籍人员赴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工作许可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允许境外人员担任港内法定机构、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的法定代表人等,这都有利于海南打造人才集聚高地。


《21世纪》:《方案》还包含了简税制的内容,要求简并增值税、消费税等间接税,启动零售环节销售税,对此你作何评价?


魏建国:改革税种制度,降低间接税比例也是我国税制改革的方向,海南自贸港率先进行税制上的合并,其在中国税制改革上或将扮演“排头兵”与“试验田”的角色。

中国税制较为复杂,简并税制是大势所趋,却也面临不少困难,海南率先探索将为全国范围的税制改革探路。


事实上,在此前的自贸试验区中,中国遇到了诸如此类的林林总总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上,海南自贸港不绕道、不回避,大胆闯、大胆试,这也是打造更高水平开放高地的必然要求,而敢啃硬骨头、敢涉深水区的这一方案更是向全球宣示了中国坚定不移深化改革开放的决心。